下載專區 | 加入收藏
歡迎進入丹東市中心醫院網站
 
醫院文化
·院徽
·醫院精神
·醫院目標
·文化隨筆
·文化活動
·圖書館
 
就診導航欄  
滿意度調查 意見信箱>>
 
文化隨筆 您的位置:首頁 > 醫院文化 > 文化隨筆
有一種沒有眼淚的悲傷
內科急診 呂靜爽

在那天知道噩耗前,已有感覺和不安,心裏七上八下,幾天幾次悶在車裏紅了眼睛,卻不讓自己多想。姥姥父母一衆家人親朋不易,我只是感歎自己沒能有送行的資格,一百多的車隊,幾百人的隊伍,我在異地,不爲之一。

打了電話,保持冷靜,不想讓電話那頭的母親大人擔心,我知道我的悲傷會讓她感到很慌張,畢竟遠在他鄉,可憐天下父母心,所以,我沒有流露一絲情緒,近乎平靜地溝通和傾聽,做一份能及的安慰。挂斷電話覺得身穿紅色毛衫特別難受,像針紮一般,決定回家換衣服。起身,站不住,癱軟,蹲在地上。這一刻我才意識到悲恸超越了冷靜,也凍住了淚水。深呼吸,震驚,盡力地集中注意力到家,我像瘋了一樣找黑色衣服,勉強翻到。躺在床上,我才發現力氣全無,那是一衆掙紮的感受,除了悲傷,整個世界已經和你無關。一個多小時,是昏,是睡,是清醒,是迷醉。傍晚臨近的工作成爲了能讓我起來的扶手。我好像忘了哭,終于真真正正知道,原來悲傷有很多種,其中一種沒有眼淚的悲傷,純粹的令人害怕。

我記憶裏和懂事後,很大一部分的生活是在姥姥姥爺家,感情至深。對牢牢地崇拜至今,對姥爺的感恩至今。我很心疼姥姥,在她悲傷時,我做不了任何事情。我很想姥爺,現在也只能換成思念,終不能再見。

小時候的我只有摟著姥爺才能入睡,

小時候的我拎著姥爺做的燈籠過年到處跑,

小時候的我害怕時要大聲喊姥爺過來陪著,

小時候的我會拿著姥爺做的金箍棒耍起來,

小時候的我手割傷了手指姥爺會跑很遠的藥房買創可貼,

小時候的我會佩服姥爺教的奧數題,

小時候的我超愛喝姥爺磨的豆漿,

小時候的我會覺得當過工程師的姥爺超神秘......

小時候的我想不到如今長大了,一場分別,竟是永別。

現在的我倒是深深地自責,自責在異地不在身邊,自責沒有陪伴親人們,自責總說忙啊忙。我想立刻飛奔回老家,而後又強扭著自己守在工作崗位上,爸媽姥姥說要我必須留下,我竟然沒再反抗。

姥爺,對不起。

悲喜之間,盡悲無喜,倒也幻想這可以是夢一場。或是西方極樂世界,姥爺聽經聞法,再無病痛,是解脫,是永生。

姥爺,靜靜愛你哦,特別特別愛的那種。


下一篇:在我成爲患者家屬的那些日子
 
  版權聲明 | 法律責任 | 隱私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站長信箱 | 網站地圖 |
  地址: 遼甯省丹東市振興區人民街70號 電話:86-0415-6161187 傳真: 86- 0415- 3197563
網址: www.proairvent.com
版權所有:丹東市中心醫院 技術支持:丹東新思維網絡
遼ICP備15015051號